“刘老庄连”:光荣与传奇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

  2015年9月3日,为了留念中国人民抗日和平暨世界反法西斯和平胜利70周年,广场举行昌大阅兵典礼,中共地方总书记、国度主席、主席习颁发主要讲话并检阅受阅部队。此中“刘老庄连”英模部队接管了祖国和人民的检阅。

  那一刻,“刘老庄连”这个不朽的番号,及其赫赫战功,又一次惹起国人关心与打动!又是一年八一节,我们再一次回首这支豪杰连队:面临20倍于己的日伪军,全连82名勇士毫不害怕,奋勇拼杀,苦战至最初一息也不平就,最终全数壮烈殉国。这支特出史册的连队,就是新四军第3师7旅19团2营4连,即出名的“刘老庄连”,它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4集团军第127师第379团第4连的前身。

  82勇士喋血刘老庄:一个豪杰的番号降生了

  1943年3月16日,为解除苏北我军对汪伪政权“淮海省”心脏徐州的要挟,日军第17师团头子川岛纠集日伪军3000余人,对苏北淮海抗日按照地进行“铁壁合围”,诡计用重兵交互包抄的体例,一举摧毁淮海抗日按照地。于是,仇敌兵分11路,合击驻六塘河(今沐阳、涟水间界河)北岸的淮海区党政带领机关。为保护淮海区党政机关平安转移,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团长胡炳云)第2营的第4连、第6连,奋勇阻击各路仇敌,并成功脱围而去。

  3月17日,日酋川岛重施故伎,批示日伪军再次分进合击,第4连、第6连再次披坚执锐,在淮阴北老张集、朱杜庄一带与敌苦战半日,黄昏后又成功突围而去。第4连能打能藏,转移至老张集西北之刘老庄稍事歇息。刘老庄,是苏北平原上一个普通俗通的庄子,其时生齿不足百户。村民们千万没有想到,即将到来的一场恶战,让这个庄子名垂青史!

  3月18日凌晨,稍事歇息的4连连长白思才(江西老区人,地方赤军老兵士)惊悉:仇敌已潜到刘老庄南5里。本来,日酋川岛贼心不死,又重兵合击刘老庄地域。

  白思才一跃而起,和4连政治指点员李云鹏(江苏徐州人,延安抗大结业生)简单碰了一下头,即传令各排顿时调集,向村庄西北标的目的一条交通沟撤离(苏北地处平原,无险可守,抗日游击健儿遂大挖5尺宽、4尺深的交通沟,以利荫蔽、潜伏、打阻击)。可是,没有走多久,兵士们发觉这条交通沟没有挖通邻村,无路可通,白思才只好率领大师退出交通沟。这时,一股仇敌马队向着交通沟标的目的疾驰而来。部队刚跳出交通沟,仇敌的马队就冲到了跟前,真是狭路相逢!

  白思才的驳壳枪响了,接着大师一路开仗,先头的几个马队中弹栽下马来,后边的见势不妙,赶收缩了归去。仇敌马队被临时打退了,后面黑漆漆的步卒却扑了过来。

  按照战况,4连要更好地保留本人,更多地杀伤仇敌,最好是退守刘老庄,以衡宇、石墙等有益地形作保护,固守待援。可是,白思才、李云鹏考虑:庄内还有不少没来得及撤离的群众,若把疆场摆在庄内,伤亡最多的仍是人民群众。因而,他们决定退回交通沟里,当场组织防御。

  很快,仇敌步卒就冲到相距不外50米的阵地前,白思才亲身控制的重机枪起首发出怒吼,全连的火力一块儿猛射,鬼子成片倒下,丢下十几具尸体,又溜之大吉。这两次接触战,4连无一伤亡!

  日酋川岛一见先头部队被揍,气得哇哇大叫:“附近各路人马当即包抄刘老庄。”时间不长,1000多名日军和600多名伪军就从四面八方堆积到刘老庄附近,构成一个包抄圈。这伙鬼子作战有术,配备精巧,配有马队和炮兵,还照顾有山炮、九二步卒炮、迫击炮和掷弹筒等重兵器。而4连已无数十人先行撤离,疆场上指战员只要82人,敌我军力、配备差距悬殊,一场苦战顿时到临,这就是出名的“刘老庄战役”,该战役曾经载入《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的军事汗青分册:

  ……18日晨,日伪军展开第三次合击,第19团第2营第4连于刘老庄陷入重围。该连82名指战员多次与日伪军肉搏拼杀,并击退其马队的多次猛冲。此后,日军改变战术,从头配备火力,以机枪、火炮集中射击,同时令伪军进行前方喊话,诡计迫降。在弹尽粮绝的环境下,第4连指战员傲雪欺霜,从容地将机枪、步枪拆毁,将文件销毁,掩埋好牺牲的战友,集中所剩20余人进行最初突围。战至17时摆布,第4连共歼日伪军100余人。(见《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军事汗青分册之“刘老庄战役”词条)

  落日下垂,仇敌倡议第5次总攻,涌到了4连的阵地前沿。白思才怒吼一声“杀啊!”霍地跃出战壕!李云鹏挥舞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紧随白思才冲了上去。在一片气壮河山的喊杀声中,4连指战员们端起刺刀,与仇敌开展了白刃肉搏:他们的刺刀捅弯了,就用枪托砸;枪托砸坏了,就用小锹砍;小锹砍断了,就用双手掐;双手虚脱了,就用牙齿咬……

  一场惊六合、泣鬼神的厮杀后,4连的勇士们全数倒了下去。

  这时,川岛心惊肉跳地来到4连守御的阵地,诡计找到点“战利品”。可是,他不只没有抓到一个俘虏,以至连一支完整的枪也没找到。川岛细心清点了血泊中的敌手人数,鲜明发觉:与他的1600多人殊死决战了几乎一天的,竟不外是新四军一个82人的连队,而他的部队却有170多人丢了人命、200多人受伤。这时,川岛拄着批示刀,突然哀嚎一声:“新四军,大大的厉害!”

  4连82名勇士悉数牺牲刘老庄的动静,传到了新四军第三师首长黄克诚处,将军痛佩之余,以3师党委表面定名第4连为“刘老庄连”。随后,以涟水独立团某连为主体,组建新的4连,这是第一批“刘老庄连”官兵。

  一个豪杰的番号,就如许降生了!这个番号的背后,是名誉与灿烂:

  解放和平中,“刘老庄连”从白山黑水打到海角天涯,为新中国的成立立下赫赫战功,曾获得“胜利南下”锦旗一面,记大功一次;1950年,在解放海南岛的战役中,“刘老庄连”缔造了木船打军舰的奇观,被传为美谈;新世纪以来,从长江大堤到汶川震区,从胶东湾口到东南沿海,从华夏腹地到维和疆场,从抗战狼烟中兴起的“刘老庄连”官兵,正以簇新的姿势大步走来。

  “这是人民的呼声:只为烈士不再无名!”

  在刘老庄战役中,新四军指战员表示出的勇敢顽强和不怕牺牲,繁重冲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此后,伪“淮海省”省长郝鹏举为向他的日本奴才表“忠心”,针对这场战役,特地“献计”日本军方:“与共军作战不克不及四面合围,因共军意志顽强,必遭狠恶抵挡,围攻者必遭严重伤亡而得不偿失。”

  刘老庄82烈士的豪杰事迹,遭到了八路军首长和新四军带领的高度表扬。

  在《八路军新四军的豪杰主义》一文中,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指出:“我们部队仍然缔造了很多史无前例的豪杰业绩,出现出很多出类拔萃的新的豪杰们……如出名的平型关大捷、阳明堡火烧敌机,使仇敌胆寒的百团大战、狼牙山五懦夫的壮烈跳崖……全连82人全数壮烈殉国的淮北刘老庄战役……无一不是我军指战员的豪杰主义的最高表示。”

  把刘老庄战役与批示的平型关大捷、彭德怀批示的百团大战相提并论,足见朱老总对82勇士的恭敬。

  作为新四军代军长,陈毅更是与有荣焉,他盛赞:82勇士浴血刘老庄,是“惊六合而泣鬼神的豪举!”在《新四军在华中》一文中,他写道:“伪方传出动静,敌军对于我军壮烈殉国之牺牲精力,深致佩服。……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力,固能够垂式范而励来兹。”

  而刘老庄这个苏北地域的通俗村庄,由于此次战役,从此与勇敢的4连联系在一路,本地人民对峙通过各类体例来留念这些革命烈士。刘老庄战役一竣事,老苍生就为烈士们堆起一座3丈高的土墓。

  抗打败利后,本地人民又用砖石建起了“八十二烈士陵寝”,牌坊式的大门两旁,刻有李一氓题赠的挽联:“由陕西,到苏北,敌后英名传八路;从破晓,达黄昏,全连苦战殉刘庄。”内战迸发后,陵寝于1946年被戎行炸毁。

  1955年,本地从头建筑82烈士墓和陵寝,原新四军第三师副师长张爱萍在新墓碑上题词:八二烈士,抗敌三千,以少胜多,美名万古传。原新四军第三师师长黄克诚也题词:勇敢战役,壮烈牺牲,甲士榜样,民族名誉。1958年3月,在留念烈士牺牲15周年时栽下82棵青松,现在已是枝干粗壮,葱茏高耸。1996年,82勇士中的团长胡炳云将军在北京逝世,按其遗愿埋葬于“八十二烈士陵寝”,长陪昔时的手下。2000年,本地建成82烈士留念馆,10年后进行了改扩建,并于2013年3月18日刘老庄战役70周年留念日之际,从头对外开放。2014年9月1日,在留念中国人民抗日和平暨世界反法西斯和平胜利69周年前夜,经党地方、国务院核准,国度民政部发布了第一批300名出名抗日英烈和豪杰群体名录,“刘老庄连”82烈士集体入选。

  殊为可惜的是,昔时因为和平的缘由,“刘老庄连”82烈士中只要17位留下了姓名,他们是:白思才(连长)、李云鹏(指点员)、石学富(副连长)、尉庆忠(排长)、蒋元连(排长)、刘登甫(排长)、王世祥(排长)、李道合(排长)、马汉良(排长)、刘忠胜(班长)、王洪远(班长)、王中良(班长)、罗桥(文书)、孙尊明(文化教员)、杨(卫生员)、王步珠(兵士)、田执信(兵士)。也就是说,烈士中另有65位是无名豪杰,他们是谁?家乡在哪里?曾有着如何的人生故事?几十年来,这些问题不断环绕在很多人出格是淮安人民的心头。

  2011年春,解放军总政治部和国度民政部在全国推进集中埋葬散葬烈士的“慰烈工程”(亦称“请烈士回家”)。作为刘老庄战役发生地的党报,《淮安日报》于2011年3月启动了“只为烈士不再无名———寻找‘刘老庄连’无名烈士”大型旧事采访勾当。

  从3月至11月,寻访组沿着“刘老庄连”昔时行军战役的路线余公里,走访北京、山东、河南、安徽及江苏省内南京、徐州、盐城、宿迁等地,问询4省(市)9个地市新四军老兵士以及党史、军史、处所志专家,还有烈士亲属和高龄见证者330多人次。同时,他们大量查找各地革命烈士英名录、党史、县志,频频到国度档案馆、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南京军区档案馆等处,查阅大量的档案材料,寻找到了40多条相关“刘老庄连”烈士的线索。随后,他们邀请党史、军史专家频频研究辨析,最终确定了此中9位是“刘老庄连”82烈士成员,他们的英名是:宋迎春、刘守业、蒯德山、袁培臣、张立伦、胡志法、靳宪珠、翁兆法、任国监。

  2011年12月23日,南京军区、江苏省军区和淮安市委、市当局,在淮安刘老庄82烈士陵寝,盛大举行了“只为烈士不再无名———新四军‘刘老庄连’‘慰烈工程’”推进典礼,为新寻访到的宋迎春等9名烈士姓名揭幕,让他们的事迹光照千秋。

  当蒯德山烈士的后人向旧事采访勾当组织者暗示感激时,他们由衷地说:“这是人民的呼声:只为烈士不再无名!”

  英烈家眷的苦守:

  “要记住,你大哥的战友也是你的哥哥”

  李云鹏是82勇士中的秀才,也是父亲李梦祥终身的骄傲。上世纪30年代,正值中日战事严重,作为本地小出名气的学问分子,李梦祥常在家中忧叹国难,耳濡目染间,年幼的李云鹏树立了“国度兴亡、匹夫有责”的报国志向。1939年2月,八路军苏鲁豫支队路过沛县,李云鹏毛遂自荐参了军。李云鹏离家4年里,家里亲人不断惦念取。在刘老庄战役前,他曾给家里寄过两封信,这成为家里亲人专一的回忆。直到他牺牲一年后,家人才得知他牺牲的动静!

  李云鹏牺牲后,李家人不断不晓得李云鹏具体被埋在哪儿,想去探望都不成能。这个哀思,李家人一痛就是20年。1963年3月,李家人从地方人民广播电台中收听留念刘老庄战役20周年的文章,才晓得李云鹏牺牲的精确地址和时间。听到这个动静后,李梦祥很冲动,孔殷地出发了,第一次来到刘老庄82烈士墓前。这已是儿子1939年分开家后,第一次父子“重逢”,这时曾经过了25年了!其时,他是从徐州坐火车到淮阴,再坐一天只发一趟的公交车才能达到刘老庄。那时,白叟家曾经70多岁,凌晨出发,深夜才能达到刘老庄,每次老是晕车吃不下饭,但他每年城市在3月18日烈士牺牲日到刘老庄为82烈士扫墓祭祀,直到归天,从未间断。

  李梦祥以儿子骄傲,深深体此刻给幼女起名上,她的名字是爱云——热爱云鹏大哥。

  李云鹏牺牲时,妹妹李爱云还没有出生。谈起大哥,她骄傲地说:“我大哥是父亲终身中最大的骄傲,也是我终身中最大的骄傲。”小时候,李爱云最幸福的光阴,就是晚饭后听父亲讲大哥的故事:“父亲告诉我,大哥自幼伶俐灵气,能本人制造土枪,常和伙伴们拿着便宜的土枪操练枪法,他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们的枪要瞄准日本鬼子!常常听父亲讲到哥哥牺牲时候的惨烈,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虽然从未见过大哥,但李爱云倒是听着大哥的故事长大的,对哥哥的骄傲感日积月累。

  到刘老庄去悼念大哥,是李爱云早有的设法,但家里不够裕,只能承担父亲一小我的路费。直到1967年3月18日,李爱云的心愿才得以实现。走到墓前,李爱云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抚摸大哥的遗像,放声痛哭,尽情倾吐着对大哥的思念之情。那天,也是李爱云命运的转机点。她的心仿佛立即长出了根,深深扎进大哥血染的这片地盘。从刘老庄回抵家后,她就萌发了到那里去工作的设法。1969年春天,恰是学问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李爱云作为老三届,想去刘老庄插队。她的设法很简单,就想离大哥近一些。这年7月,20岁刚出头的李爱云拜别了家中父母,插队落户到了淮阴。送别之时,父亲苦口婆心地对她交接,“要记住,你大哥的战友也是你的哥哥,到了刘老庄后要常去看他们,不要健忘他们。”李爱云记住了父亲的交接,自此,每年的清明和刘老庄连烈士牺牲的祭日,她城市去扫墓祭祀82位烈士,把他们都看作本人的哥哥。

  刚到淮阴,按照其时淮阴县委的放置,李爱云被分派到刘老庄大队一队插队当农人。此时,淮阴正在实施旱改水。李爱云白日和大伙一路劳动,手推肩挑样样不掉队。到了晚上,作为大队民兵营副营长,她还要率领民兵进行锻炼,有时一练就到深夜,糊口确实很苦,但她没叫一声苦,没喊一声累,用她的话说:“哥哥在这儿牺牲生命都不怕,我吃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她戴着近视镜,秀气消瘦,但干起活来却很负责。慢慢地,村里乡亲们喜好上了这个城里来的小姑娘,乡亲们吝惜她,会朝她喊一声,“傻姑娘别累着!”

  在刘老庄插队不到半年,南京军区政治部给她下了封调令,让她去淮阴县人武部报道参军。面临这个调令,李爱云心里打起了鼓,从戎是她自幼的胡想,若是去,就能够如愿以偿,但她又想,若是她去了,那就是沾了哥哥的光,别人会说李爱云是拿哥哥当跳板,如许做,对不起长逝在这片地盘上的哥哥。想到这里,李爱云放弃了此次机遇。第二年,组织又放置李爱云到复旦大学上学,但她又一次拒绝了,把这个贵重的进修机遇让给了看守烈士陵寝工人的后代。此次,老乡们看不外去,带动她分开这里。老乡们不忍心看着一个学问青年在农村吃一辈子苦。但李爱云对峙了本人的决定,不睬解她的老乡们说她“傻”,其实,她的设法很简单,“来到刘老庄我就没想过度开,不克不及由于前提苦就功败垂成,若是人人都选择绕开了苦,那就不会有人获得甜,既然我是李云鹏的妹妹,这个苦就让我来吃吧。”后来,李爱云与本地一个通俗小伙结了婚,完全扎根在淮阴,过着通俗人的糊口。1999年,当得知县当局要筹资兴建82烈士留念馆时,李爱云夫妻俩把家中仅有的1000元存款捐给了当局。阿谁时候,他们夫妻俩一个月还拿不到1000元工资。现在,李爱云除了祭扫哥哥们的陵墓,还权利承担为参观者宣讲李云鹏和刘老庄82烈士事迹的工作。淮阴师专附中、淮阴青少年勾当核心、刘老庄中学等学校,都留下她密意的讲述,正如她所说:“让更多人晓得抗打败利的来之不易,是我对哥哥们的最好纪念体例。”

  有阳光的日子里,李爱云总会到烈士陵寝里看看。这时,82棵青松,生气勃勃,庄重肃穆。仰望82棵青松,李爱云总在心中对哥哥们默念:“我本年已70岁了,但只需还有一口吻,我就会陪同在你们身旁。”

  (本文作者为中国人民武装差人部队警官学院传授)

(编辑:admin)
http://tpvisual.com/hlz/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