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良黎明前的故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3日

  西安的阎良区,过去是临潼县(今临潼区)最北端的一个镇。这里是我的家乡,我地点的阎良区复兴街办谭家村旧称谭家堡,统治期间,属阎良镇第五保。近些年我在拾掇、研究处所志和村史时,也领会到良多相关阎良解放时的环境。

  村子里来了两个年轻人

  我的舅父张广文,本年92岁了,但他眼不花,耳不聋,身体健康,回忆力强。我和舅父同在一个村子,他向我讲述了家乡解放时,他切身履历的旧事。

  1948年夏,解放和平苦战正酣。有一天,我村张来文家俄然来了两名男青年,说是张来文三弟的同窗,到这里来找工作的。张来文的三弟张来恭,此时在西北农学院上学。那时,停学在家的我舅父曾是张来恭的同窗,我舅父也是张家的常客,无机会与二位“求职者”闲聊,因而成了好伴侣。

  这两个男青年,一个叫黄震,另一个是阚韵清。他们在这里一住就是半年多。眨眼到了1949年春节,我们村子里住下了戎行。这时张来恭从学校回来,召集我舅父和本村的李家松、谭忠士去他家,黄震和阚韵清也在。此日谈论的话题是村内有驻军,青年人随时有被拉去从戎的可能,必必要有响应的对策。张来恭说,其实住不平和平静,就由阎良东面的康桥去耀县,再去马栏。黄和阚二人供给了多个能够投奔的联络地址和联络人姓名,说是他们的伴侣。我舅父看到这两位青年贫乏换洗的衣服,就给他俩送去了几块染色的洋布,叫他们缝制单衣,二位婉言回绝。阚韵清告诉我舅父,他俩顿时要到蒲城去“述职”。本来,张来恭早就加入了我党的地下工作,两位青年来谭家村并不是求职的,而是领会民情,汇集谍报,为这里的解放做前期预备。长久的交往使他们对我舅父也比力信赖,故公开了本人的身份。后来,家乡刚解放,张来恭就引见我舅父和李家松等三人面见其时驻扎在阎良关山的解放军二纵宣传部长马寒冰,激励我舅父他们三人积极投入到新中国的扶植中。

  1951年,阚韵清已在上海警备区115师文工团工作,他给我舅父特地写了一封信奉告环境。当前因为活动屡次,人事更替不定,两人得到了联系,但我舅父不断保留着阚韵清的那封来信。2013年春,我舅父把此段履历写成一篇回忆文章,标题问题为《奥秘的求职者》,颁发在阎良的航城商报上。

  巧的是,另一边退休在家、兼任宝鸡市关怀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担任人的阚韵清也在苦苦寻找故人。他在《金秋》杂志登载文章《张来恭的亲人,你们在哪里》。这时张来恭已归天,我舅父看到文章后,当即与阚韵清取得联系。这两位昔时的热血青年,六十多年后再次聚首,我舅父拿出了1951年阚韵清给他的来信。两位白叟紧握双手,热泪长流。

  二十多人被抓了壮丁

  1949年1月25日,夏历腊月二十七,九十军六十一师的此中一部来到我们村,团部设在甲长家里,我家也住了一个连长。部队一住下就催着甲长挨户征粮,由于甲长完不成征收使命,还被兵吊在屋梁上打得皮开肉绽。

  阿谁团长的性格很浮躁,同时很喜好下棋,他让甲长找人陪他棋战。甲长先后找了几个棋手,都被团长“杀得”落花流水,也不晓得人们是恐惧他仍是团长棋艺确实高超。后来甲长就把棋艺很好的我父亲找去了,父亲和团长棋战老是赢多负少。团长不服失败,不管忙闲,一有空就派人叫我父亲去陪他下棋。

  就如许也算有了点交情。不断到了正月底,一天,团长对我父亲说:“今天晚上部队要开赴,你留意点。”父亲在回家的路上不断在思索这句话的潜台词,留意什么?等回家当前,才恍然大悟:其时部队缺员相当严峻,就强行拉青丁壮入伍,即所谓“抓壮丁”。父亲想想也无处可躲,就蜷缩在炕角落里,上面蒙上被子,然后祖母、母亲、姐姐等家里的女人围成扇面,靠坐在外,盖住被子包裹的父亲。这时,住在我家的阿谁连长就在院子里喊我父亲的名字,家人回覆说去团长那里没回来。连长有些猜忌,但晓得父亲和团长有些棋缘,他仍是没有硬闯进房间,在窗户上向里看了看,见都是些家庭妇女,就悻悻地走了。过了一会又有人在外面喊我父亲,如斯三番五次。所幸没人进屋。再过了一阵,调集号响,步队终究开走了。后来才晓得,他们是去了永乐店(泾阳)。

  那次军从我村拉走了二十多个青丁壮。有的家里人追了数十里,给当官的送了银圆香烟等才把人换回,有的人从此音信全无。

  此时败局已定,官兵均无心恋战。我村的一户村民,住在他家的部队走了之后,他们收拾士兵睡觉铺的麦草时,从里面捡出十几个手榴弹。因从戎的嫌带着累赘,偷偷地扔下了。

  群众帮解放军抢运粮食

  前些年,阎良区政协文史委干部李飞在北屯街道邱家村采访时,邱德功、邱福功两位白叟,讲述了1949年他们拥军支前的切身履历。

  1949年2月,一野第二军进驻阎良地域,攻下栎阳镇后,急需把这里的库存粮食向后方转移。其时担任甲长的邱德功21岁,加入了抢运粮食的步履。因为这一带还有仇敌残存势力,不竭干扰反扑,帮解放军运粮也是很危险的一件事。3月初的一天,解放军一名下层干部刘刚(延安人)找到邱德功,让他组织群众到栎阳运粮。邱叫了本村侯克九、禄寨的禄长谦、新丰窑上的张思杰和邓文荣等8人,套了四辆车和他一路到栎阳运粮。在栎阳镇北门里仓库装好粮食往回返,行至城内地盘庙时,仇敌从东南标的目的打来一发炮弹,击中地盘庙。好在刘刚反映敏捷,将邱德功一把拉了过来,要不邱德功就可能会被压死在炸塌的房子下。他们行至栎阳桥时,遭遇仇敌扫射,邱的腿部受伤,但其时并未察觉。行至浩东村时,他发觉鞋子湿了,这才晓得适才过栎阳桥时受伤了。刘刚帮邱德功包扎好伤口,一路急行,在王家庄简单吃过饭后,一路向北。在南康桥,解放军大部队向东北转移,遭遇四架仇敌飞机轰炸,十分危险。他们只好将粮食卸在南康桥西门外的枣园内就回家了。

  邱德功挨家挨户收集了30多双布鞋,送到解放军在新丰窑上的驻地。有一名小解放军鞋子确实烂得很,想穿新鞋。刘刚说这有规律,没有登记,不克不及随便发。邱德功见状将脚上的鞋子脱下来给了娃娃,娃娃兵乐坏了。刘刚也很打动,让小解放军给邱唱了一支歌,还说未来革命成功,必然要在本地将老邱的事迹好好弘扬一下。后来,在解放阎良的时候,邱德功还给解放军带了三次路,一次到栎阳,一次到新市的郝邢,一次到高陵。

  邱福功也加入过抢运粮食的步履。有一天薄暮,他和村民禄西云等人套了四辆车,在一名解放军的率领下到栎阳镇抢运粮食。进了栎阳城,一颗炮弹在街道爆炸,灰尘飞扬,他们吃紧渐渐赶到粮库,一路不时还有仇敌枪弹打来。他们在万分惊恐中装好粮食,敏捷出城向东北行进,过了栎阳桥到了马家庄时,解放军大部队来援助,这才平安了。上级要求将粮食运到石川河南岸的李虎窑,可能是担任押运的人听错了,成果送到关山,其时天都黑了。上级和关山的驻军联系后,又令他们连夜将粮食运到李虎窑。邱福功其时年仅15岁,还没有牛高,他身子紧紧贴着牛身子,心想把牛打死也不会打死本人。至今回忆起此次抢运粮食邱福功还热血沸腾。

  昔时,我们村也组织了支前勾当。解放宝鸡时,我们村一次出动了28辆大车,每辆车套的都是三头骡子!昔时,这是村子里的全数家底,是最奢华的配备,这也充实表示出人民对解放事业的全力支撑。

  老胡庄遭遇战

  1949年2月,第一野战军策动春季攻势,第一次攻占阎良,部队退守临潼栎阳、雨金一带。

  2月下旬的一天,第一野战军第二军十六支队侦查排排长吴水衔命率领杨志德等五名兵士到与敌相接的阎良武屯侦查敌情。下战书3时摆布,小分队达到武屯,行至老胡庄东北约八十米处时,与从栎阳标的目的而来的戎行相遇。敌军占领村子紧北边的地埂,向吴水等人狠恶射击。解放军一边反击,一边撤至东北标的目的20米外的一处坟场,以坟头为掩体,向仇敌反击。苦战中,吴水同志左胸中弹,负了轻伤,他仍顽强保护战友撤离,终因失血过多,倒霉牺牲。杨志德见状,将吴水身上的驳壳枪和千里镜带上,和战友们撤回关山。他们刚撤走,胡宗南骑二旅的马队便从西北标的目的的槐树村向东包抄过来,因为环境不明,也未敢追击解放军,遂撤向东南胡李村一带。敌军撤离后,老乡将烈士当场草葬。当晚,解放军派兵赶到老胡庄,用担架将烈士的遗体连夜运回关山。次日,十六支队在关山剧院为吴水烈士举行了悲悼大会,将烈士埋葬在关山镇东南的“义园”。

  栎阳桥阻击战

  1949年2月底,一野第二军进至清河北岸的宋家、李浩窑一带,与戎行隔河相望。

  戎行在栎阳桥两端挖了沟壕,在桥面和桥东通往武屯的亨衢上放置妨碍物,在桥西土崖上的土炮楼设置岗哨,严密封锁桥面,阻遏解放军进攻。3月1日晚,解放军倡议夜袭,残部溃逃。解放军乘胜冲过栎阳桥,占领栎阳镇。随后,解放军策动群众,用两天的时间,将栎阳、雨金镇粮库的粮食转运后方。3月4日清晨,军集中重兵向栎阳城反扑。为了避免城内苍生蒙受烽火涂炭,解放军决定撤出栎阳城,有打算地实施计谋转移。第二军四师八团九连三排排长李邦治衔命率领兵士在栎阳桥东侧阻击敌军。他们选择有益地址构筑简略单纯工事,封锁桥面。军追至栎阳桥西侧,向解放军疯狂射击,虽多次强攻,均被解放军击退,一直不克不及前进一步,解放军大部队和群众得以平安转移。战役由上午八九点钟不断持续到半夜十一二点,李排长在保护兵士全数撤离后仍孤身一人苦守阵地,枪弹打完后,他将机枪拆成零件埋掉。敌军派人绕道栎阳桥南侧河湾窥视,发觉阵地上只要一人,随即用步枪射击,李排长头部中弹,名誉牺牲。敌军冲过栎阳桥后不断向东北追至马家庄,因为前方环境不明而未敢深切,只得撤回。据群众回忆,李排长牺牲时40岁摆布,大个子、黑脸。村民马青山、沈义明等人将烈士草葬。

  5月初,一野倡议进军关中、解放西安的陕中战役。5日,收复阎良镇,5月12日,攻占栎阳桥。至此,家乡阎良全境解放。本文图片由作者供给

  【西安日报社声明】

(编辑:admin)
http://tpvisual.com/hlc/403/